把武汉做进毕业设计

发稿时间:2020-05-20 05:42: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网

  黄一洋的硬盘里,存了3TB的武汉,从初冬到暮春。

  这个大学生2019年12月到武汉拍摄毕业设计作品,在清华大学新闻学院读书的几年里,他已经导演制作了6部纪录短片。

  到武汉,他是要拍市民老舒,记录这位飞行器发烧友制作出“飞行背包”并试飞成功。

  抵达时正值隆冬,天气湿冷,老家在江西新余的黄一洋倒是挺适应。“过早”对武汉人来说是件大事,他入乡随俗,每天陪着老舒吃热干面。

  “过早”之后,老舒会投入到飞行器的制作中。黄一洋跟着拍,记下他去钢材市场找零件、在饭桌上和同好交流“飞天梦”的时刻。

  新冠疫情暴发后,老舒的梦被摁了暂停键,黄一洋的拍摄也陷入停滞。

  除夕夜,这个22岁的小伙子爬上宾馆天台,视野中城市灯火通明,但街道空空荡荡。零点前后,烟花绽开的声响传来。

  “多年以后回想起来,这可能是我人生中最难忘、最没有年味的春节了。”他特别想念家人。

  他和班上同学交流后发现,几个好友本来打算和他一样,以毕业设计的形式参加答辩,最终都改成了写论文。

  2月7日,老舒经营的酒店经改造成为隔离区,接收“密切接触者”和“疑似病例”。黄一洋接受导师的建议,将拍摄重心从老舒的浪漫天空转回到眼前的现实世界。

  老舒仍是纪录片的主要拍摄对象,他的身份变为武汉普通的九百万分之一。黄一洋也拍下隔离区的志愿者、社区的工作人员和武汉街头巷尾的情景。他无法自由出入小区,只有在老舒的带领下才可以外出拍摄。而老舒基本都待在家里,只有在酒店需要他维修设备和做清洁时才会出门。

  “我经常一收到他出门的消息就拿着相机往外跑。”拍摄计划赶不上变化,黄一洋只能大概确定,4月结束拍摄开始剪辑。

  武汉的光影碎片在他的硬盘里累积。为了不错过素材,黄一洋随时背着相机。一度有传言称武汉超市将在3天之内全部关门,他赶紧去超市,拍下市民抢购和空空的货架。

  老舒酒店的情况也被黄一洋记录下来。“在现场用心听,可以听到很多有价值的素材。”他拍下老舒和酒店志愿者、社区工作人员的对话。居委会大叔笑称自己是家中“强盗”,因为每天在隔离区工作,晚上回家时家人见他就躲。

  武汉人的热情和乐观感染了黄一洋,受访者常常会在拍摄结束后给他加油打气。有一段时间,宾馆房间点不到外卖,老舒每天都会叫他去家里吃饭,还给他送来水果。

  “我算是一个乐观的人,但有段时间坏消息特别多,还是很害怕的。”黄一洋回忆,有些志愿者会拿疫情开不痛不痒的玩笑,他听到后,心里的恐慌与不安会得到纾解。

  在一些人的印象中,黄一洋腼腆寡言。他语速不快,声音柔和,“其实不喜欢和陌生人深度交流”。比起做记者,以观察的方式拍摄纪录片更让他觉得舒适。他已经习惯了躲在一旁,但这一次,镜头下的内容与他的生活产生密切关联。

  “我之前拍的有些是纯粹的记录。”他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这部作品会有更多个人体会在里面,毕竟我的生活也受到了影响,也许在观众看来就没那么客观了。”他无法保持冷眼旁观的状态,于是开始思考纪录片的客观属性与创作者个人表达之间的关系。

  在提到纪录短片《手机里的武汉新年》时,黄一洋说,这部短片由网络素材拼接而成,很大一部分来自武汉日常生活影像,“很直接,很有力,传递出的情感可以调动更多不在武汉的人的共同情绪。这是很有必要的,我们看了会更加团结。” 以前,他觉得纪录片的史料属性更重,创作者要非常克制,如今他同样看重作者的表达,“特别是在重大的公共事件中,纪录片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公共对话的工具”。

  黄一洋的一位学长是奔赴武汉一线的记者,“他写的每篇稿子都让我觉得很触动,身在武汉的人需要把真实的武汉传递给不在场的人”。

  2020年4月8日,武汉结束了76天的封城。

  那天阳光明媚,黄一洋下楼后发现,许多居民戴着口罩坐在小板凳上晒太阳,彼此保持两到三米的距离。阳光原本再平凡不过,但他却有“久违”的感觉,因为 “那是几个月来我见到的最有生活气的画面了。”

  黄一洋曾帮老舒对酒店进行清理和消毒,其中一次连续工作了7个小时。防护服的透气性差,脱下时全身是汗,体力透支。他体验深刻,“对我而言是偶尔,对医护人员是常态”。

  过去,黄一洋嫌学校里的生活“乏味”,“看到的世界太小,眼光太狭隘了”。在他看来,拍摄纪录片是探索“外面世界”的窗口。他拍过山西的牧羊歌手、张家口的老导游、北京的捉鬼人、夜晚娱乐场所的变装皇后等,都是他在校园里无法了解的群体,“这个世界多丰富啊”。

  他喜欢摇滚乐“自由而个人化的表达”,喜欢潇洒自在、享受足球的梅西。他是清华大学备受关注的特奖毕业生,但他不喜欢别人提。“因为我清楚,我做的这些事情跟那些做出科技成果的大神相比算不了什么,就别在台上包装自己了。”

  他有非常欣赏的纪录片导演,但否认作品风格受其影响,“怕亵渎他”。他对日本电影导演是枝裕和的一段话印象深刻:“创作者并非世界的掌控者,而是先死心塌地接受世界存在着种种不自由的前提下,再把这种不自由当做‘有趣’的因素,才是最好的纪录片形态。”

  “以前我总觉得生活无聊,每天想着明天,未来,外面的世界,现在我觉得,日常有很多值得留意的点滴。”黄一洋决定了,之后会让创作进入冷静期,不再带着相机四处拍摄,好好在校园里待一待。

  “我不知道这份珍惜能持续多久,但我现在真的很想回学校,想回家。”

  实习生 莫凡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崔宁宁
网站地图 600万彩票网游戏直营网 红中彩票注册直营网 吉祥博娱乐平台直营网
申博投注 太阳城电子娱乐游戏 太阳城游戏中心 申博娱乐软件下载
银河时时彩现金网 英皇博彩娱乐 沙龍娱乐现金开户 ag旗舰厅官网
彩29彩票网官方网直营网 金巴黎彩票网官网直营网 600万彩票网有信誉吗直营网 衡水园博会吉祥物直营网
衡水园博会吉祥物直营网 彩29彩票网网站直营网 吉祥博平台直营网 爱彩网平台直营网
133DC.COM 277PT.COM 8BAS.COM 66sbsg.com XSB438.COM
S618H.COM 16jbs.com 478psb.com 817XTD.COM 11sbsg.com
8KTS.COM 585sunbet.com 498SUN.COM 698psb.com 899BBIN.COM
8YAS.COM 817psb.com 11TGP.COM S6187.COM 518XTD.COM